您的位置: 阿图什信息网 > 体育

1月标利息或可超5分P2P团购也疯狂

发布时间:2019-11-10 21:23:27

1月标利息或可超5分 P2P团购也疯狂

“自融、组团、高息”一直被视为P2P行业的三大恶疾。上周新快报分析了自融平台的特征及建议后,本周新快报将分析P2P行业中的组团现象。在去年出事的众多平台中,包子团、咳咳团、布丁团、阳光团等一大批投资组团先后“踩雷”。贷之家联合创始人朱明春表示,三分之一的问题平台都有“团”的存在,高峰期有十几个“团”。到底这些“团”有那些危害,如何才能发现“团”的存在呢?

-新快报许莉芸

现象

超高利息吸引“参团”

在P2P领域,“团”的存在集结了大多数散户的力量,让散户们面对平台有了更多议价的能力和空间。这与某些货币基金集结了储户的资金,再拿着大量的协议存款与银行议价获得高利率是一样的道理。

“团长通过络联系大家,然后让大家集合投资平台,而这些平台的回报率都比较高。”有过“团购”经验的投资者木子(化名)告诉,组团者也就是团长,一般由在贷圈子里有一定影响力的人担任,团长拿着“团”的资源去和平台谈判,谈判标的包括团员的奖励以及团长的返点或者佣金。一般团长会选择年化30%-40%的平台投资,在这个基础上还会有2%-3%的额外收益,“这个收益是团长下发”,同时团长还会有大约千分之二的提成。他还表示,之所以参加“团购”就是因为平台给出的利息较高,而且盲目的从众心理也驱使木子选择了组团的方式,“跟着团长,比较有安全感”。

其实,“团”并非一开始就存在的,而是随着一些新平台的分级奖励制度的产生和激进投资者的支持,许多平台对投资者也进行了“等级划分”。木子告诉,最早开此先例的平台,让大户与散户小户的利率成了鲜明的对比,最高的利率差达5%左右,“这样的结果就是导致散户大量集结成一块,”但同时也为后续者起了强烈的示范作用。

而在去年10月之前,活跃的“团”大约有十几个之多,仅在2013年10月前后,就有布丁团、包子团、咳咳团踩“雷”。某团团长豆子(化名)告诉新快报,去年9月时某平台新成立,为了吸引人气,该平台老总给他2%的佣金希望他能组个2000万元资金的“团”。他一共拉拢了35个投资者,“因为我之前发布的考察报道他们都比较认可,所以大家也信任我,从去年6月我就开始做‘团长’”,豆子说。

同一时间,另一个团组了1000万元的资金进入平台,该平台一共进入了3000万元的组团资金。而与此同时,当月该平台的总交易额仅为9000万元。他当时投的项目为1月期、年化利率高达28%。而刚刚投了项目后,他的团就先拿到了平台的返利奖励40万元。“但新平台根本支撑不了这么高的利率,只能靠后期资金进入来填补。如果后续资金跟不上,就容易造成资金链断裂”,豆子说。

分析

1.团长可能是平台内部人员

有业内人士表示,团长带队投资的形式有很大的道德风险。除了上述所说的明标(即资金投资给项目)外,还存在暗标的情况。暗标只充值不投标,和平台私下协商,获得高于一般散户的收益,相当于高息把钱贷给平台。

木子告诉,团长是一个“暴利”的职业。曾经他的团长在某平台上团了两期项目,每期2000万元金额,而团长却收到平台给的组团管理费高达0.5%。铭胜投资运营总监黄杰刚表示,这里存在较高的道德风险,在高额的佣金面前,团长是否会降低审核项目风险的标准,甚至把佣金的多少作为衡量平台的唯一标准。

团长身份的微妙还在于与平台之间关系“暧昧不清”。贷之家首席运营官石鹏峰认为:“团长和平台走得近,团长可能知道平台的问题,但他为了利益可能会帮助平台隐瞒,或者帮助平台宣传吸引更多的投资者。所以有些团长是涉嫌参与了非法集资。”

一名贷业内人士就表示,有平台出于吸引更多资金的目的,不断拉拢新人入群,如果遇见单笔数额较小的投资人,更会直接诱惑其“组团”进行投资,而不少团长其实就是平台内部人士,甚至专门帮助平台掩盖“危机”,让更多人落入“陷阱”。

2.高息平台风险加倍

在木子提供给的项目截图中,其中“林权项目流转标”项目,1月标利率高达4.3%,再加上额外的团福利率1.15%,月利率高达5.45%。如果2000万元的资金组团投资该项目,那么1个月后要付109万元的利息,同时还要支付团长至少4万的佣金。黄杰刚表示,如此高成本的资金,企业很难承受得起。

与此同时,“团长获得较高收益后,越能聚集团员和资金,在这种利益关系下,‘团’越来越倾向于高息平台,甚至专投高息平台。”石鹏峰告诉,这些平台利息本来就很高,经过团长的谈判,资金成本更高了,”能够答应苛刻谈判条件的,往往是本来就有问题的平台。比如一些平台已经穷途末路,只能以非常高的利息引进‘团’的资金,饮鸩止渴。”这种高息的、“团”的形式,更是加速了这些平台问题的暴露和灭亡。

3.新平台缺钱易陷自融

团长豆子告诉,投资目标大多为新平台,“新平台不仅缺人气而且缺资金,急需大量资金维持平台运营”,因此,团长一般的选择标的也是超高利率的新平台,或者急需资金的平台,而此类平台往往由于”拆了东墙补西墙”涉嫌自融。

豆子表示,组团资金都是集体出动,通常选择一到两个月的借款,在一到两个月后会迅速撤离,撤离之前必然要让新人接棒。这就导致他们撤出去之后,新的投资人进来,造成企业或项目巨大的资金流缺口,很容易造成资金链断裂,就把新人套住了。

黄杰刚表示,组团资金撤离的时候,很多团长回去第三方论坛发布一些考察帖来诱导散户资金接盘,利用信息不对等的优势,诱骗无知新手接盘,无异于诈骗。

争鸣

“团购”是否会淡出P2P舞台?

正方

“团购”的力量将会逐渐弱化

朱明春表示,目前业内仅存在四五个团,但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据了解,目前许多“团”的群要么解散要么已经改名为“项目分享群”或“贷经验交流群”。而以投资者的身份加入了一个叫做“XX团优质项目分享群”,询问近期有那些好项目时,该团负责人回答“近期行情不好,还在观望阶段。”

拍拍贷CEO张俊认为此前团购肆虐主要是由于信息不对称,而随着未来P2P平台逐渐规范化发展,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将逐渐减弱,因此组团的需求也将变弱。

反方

“团购”将以新形式存在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团’”。人人聚财媒体总监刘侠风有不同的看法,团购或许不会退出P2P贷的舞台,只不过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万家兄弟的曾丹华也认同此观点,她认为大额资金也算是一个“团”,因为大额资金就有更多的询价筹码。

刘侠风认为,在P2P还不成熟的现阶段,可能更多的团,是为高息新平台服务;等再过几年,P2P贷监管也落地了后,随着领军平台的出现,这样单纯靠高息吸引投资的平台就没有生存空间,而“团购“的服务形式,可能会发展类似的“团长”的业务经理。当然,这种合作的前提是,不涉及非法吸储,不违法集资,项目和资金能做到严格的匹配。“团长”不接触资金,同时平台必须足够规范,明码标价,什么样的资金体量享受什么样的服务。刘侠风表示,“团购”不是P2P平台出事的原罪,关键是要做好规范引导。

知名贷名人叶隐也认为,经历了团购的混乱局面后,未来这种现象不一定会杜绝,参与者或转型为职业“理财师”的角色,或者也可能形成相对成熟“投资者俱乐部”形式。

提醒

选择平台

五大注意事项

1.小心群中的“托儿”

平台一般会建立起官方的论坛还有Q群,不少投资人乐于在其中谈论自己的“理财经”,而这其中又不乏陷阱。发现,一些较大的P2P贷平台,无一例外都没有所谓官方Q群。

2.小心识别新平台

与股市中不少人乐意“打新股”一样,也有一群人在贷平台上“打新”。很多新平台成立初期为了吸引更多客户,年化利率一般都高于一些老牌的平台。比如一些新平台动辄就有20%以上的年化收益,而一些稳定的老平台,年化利率都维持在12%到15%。

3.不要盲目相信贷排名

熟悉互联的人应该都知道,搜索有种叫做竞价排名的东西,排名靠前的,并不一定就是最好的,可能就是出钱比别的平台高而已。投资者如果真的对贷平台一无所知的话,投资前还是要先补补课。

4.要关注标的满额时间

如果一个几十万的标挂几天都满不了,那就说不是优质平台。目前稍微好点的平台都不缺资金,比如,万家兄弟二三月份平均每个标200万,基本都在40秒内满额。

5.多方位考察平台

任何投资都有风险,贷投资可能相比来说,风险会更高一些。当有人向你推荐某贷平台的时候,需多留神,不妨多通过其它途径多对该平台做一些深入了解,比如搜搜该平台的报道,看看该平台的流量等。

单机资讯
租房攻略
智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