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图什信息网 > 科技

郭晓东谈演情欲戏壹直觉得這個行爲挺神圣

发布时间:2019-10-09 23:53:42

  郭晓冬出演电影《推拿》

  刚刚在台湾金马奖拿下多项大奖的电影《推拿》上周五公映。看过的人都说好,但票房却并不好。我心里有很大的遗憾,但又觉得自己无能为力。在接受羊城晚报独家专访时,片中主角郭晓东无奈却坚定:我相信好电影不会被抛弃,因为时间会记得我们。

  郭晓东,《推拿》中盲人按摩师王大夫的饰演者。跟其他演员不同,他几乎每场戏都跟盲人演员张磊在一起,后者在金马拿了最佳新演员。在真正的盲人身边却没有违和感,这让很多人对郭晓东的表演印象深刻。其实,郭晓东已经坚持拍文艺片很多年,虽然文艺片观众远远没有电视剧观众多,但他分得很清楚:电视剧是用来养活自己的,文艺片才是我奋斗终身的事业。

  故事

  那些拍《推拿》的日子

  早在导演娄烨找郭晓东拍《推拿》之前,郭晓东就已经看过这部毕飞宇的同名小说。当时我被王大夫这个角色深深吸引,我还跟身边的朋友说,如果这部小说拍成电影,我最希望自己来演王大夫。没想到娄烨后来真的拿着《推拿》的剧本来找我,真的让我演王大夫!郭晓东感叹,这缘分实在太神奇了。

  盲人的三种表现方式

  《推拿》中的盲人有三种:黄轩扮演的小马永远大睁双眼,秦昊扮演的沙老板半开半闭,而郭晓东扮演的王大夫却始终紧闭双眼。问郭晓东为什么选择这种演法,他说,原本也考虑过戴特制的美瞳,但他觉得这样反而干扰他入戏。这个角色是先天性全盲,他已经习惯在黑暗中感受这个世界。我如果放弃眼睛这个工具,会更接近角色的状态。他说,这个决定是他跟娄烨讨论了几个小时后决定的,而之后的艰难也在意料之中因为完全看不见,他几次拍戏都直接撞到了面前的摄像机,扮演女友小孔的盲人搭档张磊反而成了他的眼睛。

  那一场吓坏人的自残

  《推拿》中的王大夫是个沉默的人,就算听到自己的女友跟小马纠缠,他也从未出声。但就是这样温和的一个人,却在高利贷上门威胁时爆发了。他当着所有人的面一刀一刀地割自己直到鲜血淋漓,放高利贷的吓坏了,场内的观众也震惊了。对这场戏,郭晓东是这么解读的:王大夫心中有他的痛处,他最后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爆发。那场戏要一气呵成,最后郭晓东整整拍了三天,因为血浆四溅连戏服都连换了50套,最后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完蛋了。

  夺走盲人女孩的初吻

  《推拿》里有不少王大夫跟小孔的激情戏。张磊以前没有演过戏,她甚至连接吻的经验都没有,结果初吻就给了郭晓东。说没压力是假的。郭晓东说,我只能多跟她聊天,给她营造一个好的氛围,让她的感情自然流露出来。他说,很多时候其实张磊反而是他的老师。有场戏我拉着她的手坐在长椅上,我说小孔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她说,我就是一只鬼。这句话瞬间让我灵魂出窍,剧本上没有,这让我怎么往下接?他说,那一刻他开始检讨自己过去的表演,我们太用演员的角度去看待问题了。

  对娄烨该恨还是该爱

  郭晓东在柏林电影节看了《推拿》的成片。当时他就对娄烨表示了不满:拍了那么多,才出来这么点?他特意问,你们看了感觉怎么样?当告诉他,片子很好,王大夫这条线也很完整,他又有点不好意思地道谢:真的吗?谢谢你。从《颐和园》就跟娄烨合作的郭晓东,对娄烨的感情是既爱又恨。他每场戏都能把你给掏空,一连拍个十几条是家常便饭,但拍完的满足感也是无与伦比的。他记得自己拍完自残戏的时候给娄烨发了条消息:精疲力尽!娄烨你牛!你信吗?你要是还敢拍,我还敢演!

  对话

  情欲戏,其实我觉得挺神圣的

  羊城晚报:跟盲人演戏,对职业演员的挑战很大,你担心过吗?

  郭晓东:确实,刚开始我也有点打退堂鼓。因为你一不小心就会被出卖了!你知道,职业演员和非职业演员的表演分寸拿捏都不一样,很容易会互相穿帮。大银幕骗不了人,每个人的举手投足都是特别清晰的,信息量要非常准确。要怎么调和,其实对我们职业演员来讲更艰难,因为必须是我们去凑他们。我只能放弃经验,不能再按套路出牌。说到这点我真的很佩服娄烨,如果没有足够的掌控能力,他不可能把这两种人放在一起演戏。

  羊城晚报:你在《推拿》中的爆发力令很多人印象深刻。你觉得自己是那种演员,投入型还是技巧型?

  郭晓东:我是希望把自己扔进角色里的那种人。没有任何干扰,感受角色状态,这种感觉是最棒的。我演戏不太喜欢去设计,我就是内心有多少感受就表现多少。我觉得好演员就是自己的心跟角色紧紧绑在一起,甚至流着角色的血液,连呼吸都是角色的。我喜欢那种状态,我觉得这是演员这个职业里最神奇的瞬间。

  羊城晚报:很多文艺片都有情欲戏,像郭晓东演裸戏之类的也会成为话题,你自己怎么看待情欲戏?

  郭晓东:说实话,我没有把它太当一回事。我愿意为了人物去奉献自己的一切,那就要做得彻底,其他的就微不足道了。说实话,我一直觉得自己的这个行为挺神圣的,思想也挺纯粹的。真的,我没有杂念。

  我进这一行,真的就是为演戏

  羊城晚报:《推拿》在金马拿了很多大奖,有评论说你没被提名影帝很遗憾。你怎么想?

  郭晓东:要说我完全不在意是不可能的,但说真的,我觉得导演更应该拿。不过娄烨也说过,其实那个奖不是给导演的呢?我觉得他说得也对。

  羊城晚报:其实你跟娄烨很多年前就开始合作了。这些年你也拍了很多文艺片,像霍建起的《暖》,还有今年权聆的《忘了去懂你》和娄烨的《推拿》。为什么对这个类型情有独钟?

  郭晓东:我确确实实最爱演文艺片。因为那种空间和自由感会让我非常忘我、非常兴奋,我能毫无顾忌地实现一切我想展现的东西。

  羊城晚报:跟你说话感觉你是个特别有激情想去释放的人,这跟大家印象中你那种温文尔雅的形象很不一样。

  郭晓东:对,因为你的人生是不知道结局的,每一步都要谨慎,深思熟虑,瞻前顾后。这不是坏事,自我约束是人类进化中必须的东西。但是在表演里你是自由的,你知道人物的结局,你就能特别放松地把所有能量都释放出来。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表演时的我,才是真正的我。

  羊城晚报:能感受得到,你把演员这个职业看得很神圣。

  郭晓东:是的。有时候也会突然觉得很好笑,我怎么做了这个职业!但是每次进入角色的时候,我又觉得当演员很了不起。我真心喜欢表演,喜欢经历每个角色不同的人生。当演员,你会觉得时间都比别人过得快,因为你过了好多个人生。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或许现在社会大环境变了,每个人进入这一行的想法都不一样,但我的初衷始终是为了表演。

  拍剧是为了生存,我没忘初衷

  羊城晚报:现在《推拿》的票房不太好,你会难过吗?

  郭晓东:我也在微博上看到很多人说,想看但是影院没有排片。其实我也想说:既然那么多人觉得片子好,为什么不多排片呢?我是真心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推拿》,不是因为是我演的,而是因为这片子真的很好。好的文艺片是有担当的,这种担当在现在的环境里很有需要。但是很无奈,这些都不是我能力掌控内的事,因为现在大家更看重的是市场,很难为一部好电影去突破重围。真的,我无能为力

  羊城晚报:但之后人们总能在别的途径看到《推拿》。

  郭晓东:对,没关系。大浪淘沙,总会有一些东西沉淀下来,被证明是金子。你为电影做的一切,时间会记得。

  羊城晚报:文艺片片酬很低,你会为了拍文艺片,而推掉一些更赚钱的电视剧吗?

  郭晓东:其实这种情况在拍《推拿》的时候已经出现了,我当机立断就选了《推拿》,因为这才是我心中所爱。但电视剧我也还是会拍,我现在不会再说什么不看重物质的话。当年拍《颐和园》的时候,整整一年连吃饭租房子都成问题,演得非常满足,但也非常艰难。现在老天爷眷顾我,让我能用拍电视剧来资助我坚定不移地拍文艺片,也挺好。但是,我知道自己坚持的是什么,这样就够了。这种感觉就像射击,你知道靶心是什么,就不会迷惘。

  羊城晚报:所以,你未来还是坚持拍文艺片?有想合作的导演吗?

  郭晓东:拍文艺片的都可以来找我。我也想跟新生代导演合作,因为年轻的导演需要我们这些相对成熟的演员去帮助他们。只要有合适的角色,我就去!

  链接

  年度口碑好片,首日票房仅160万元

  在柏林电影节上收获最佳摄影银熊奖,又在台湾金马奖上拿下6项大奖,娄烨的新片《推拿》上周五公映后,首日票房却仅收160万元,排片只占3%。同时,该片却在时光和豆瓣拿下综合评分年度第三名,口碑与票房形成巨大反差。

  根据时光和豆瓣两家站的数据,今年综合评分超过7.0分的国产片各15部,其中在两个站均超过7.0分的是13部。《亲爱的》以综合分8.2分居首,动画片《麦兜我和我妈妈》8.05分次之,《推拿》8.0分排在第三位。但是,《推拿》在影院的排片却很不理想。不少友在微博爆料,其附近的影院根本就没有黄金时段的《推拿》排片,想看都看不到。有业内人士分析,《推拿》从拿奖到上映发酵期短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题材不够主流,让很多影院经理没信心。

网络
经典语句
情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