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图什信息网 > 时尚

宁小闲御神录 第1973章 年夜饭

发布时间:2019-09-24 15:26:15

宁小闲御神录 第1973章 年夜饭

比如此时桌上一定要有鱼――今夜烹的是一盘头尾两翘的松鼠鱼――意寓“年年有余”;又要有一盘甜芋泥,因“芋”与“裕”谐音,这是嗜甜食的吃货万万不能错过的美味。上好的芋泥一定要以这里特产的大个槟榔芋蒸煮,其他地区出产的小芋头根本仿制不出槟榔芋独有的粉糯口感。这东西做出来柔嫩香甜,偏偏因为外淋一层猪油,烫而无烟,瑞瑞每到它上桌就要动筷子,至少被烫过两回,次次都不长记性。

往年都是泥上撒些肉果、枣泥、桂花、花生仁、桂圆、蜜枣、青红丝等八样配料,五颜六色,谓之“八宝”。不过宁小闲既然回来,也就顺手一改,用红豆沙和芋泥调出了太极图案,似两条大鱼颠卧盘中,又以青、红樱桃点缀出鱼眼。

不得不提的是煎红鲟。所谓“红鲟”即是海里盛产的膏蟹,入冬之后就肥极一时,脂膏满壳。佐料只要极其简单的盐、酒、糖,了不起再加一把姜片,却能成就人间至味。烹制手法听起来也不麻烦,无非座油放生姜片铺底,再将对半切好的蟹切口朝下垫到姜片上,然后洒盐糖酒,开始焖水煎制。可是偏偏每人做出来的煎蟹味道都是全然不同。

宁小闲将这道硬菜端上来时,首先给最小的那个夹了一块。林瑞顾不得自己手嫩,伸着小爪子就去剥蟹,一揭开姜片,立刻就是奇香四溢,用手一掰,煎至金黄的焦壳底下露出来大块雪白的蟹肉,紧实如蒜瓣,上面一抹红玉,乃是肥得快要流脂的蟹膏。

钱少芬一边剥蟹壳,一边笑道:“幸好你回来了,我可从来煎不好这个,瑞瑞还以为今年吃不到这么好的煎蟹了。”

林青洋把脸一沉:“怎么说话的?就知道吃!”孩子刚回来,又是大过年的,就说这么晦气的话。

遭他一戗,钱少芬不敢说话了,瑞瑞也噤若寒蝉。

宁小闲笑了,打圆场道:“这有何难,回头我多教舅妈几遍,一定就会了。”

瑞瑞顿时举双手赞成:“好耶!”表姐要多教妈妈几回,就意味着自己有多几回煎蟹可以吃!

林青洋和钱少芬却是面面相觑,都想着:“这话是什么意思?”

宁小闲也不解释,回厨房将煲好的猪肚鸡汤拿了出来。

经过了三个小时的煲煮,猪肚和鸡肉都被熬得酥烂,连老人都可以轻松吃下。荤食的甜美都进入了汤里,所以吃完了肉食之后,就可以开火烫些时蔬了。正因为有这一道汤在,年夜饭在当地才被称作“围炉”。

林青洋喝了一口,忍不住赞道:“好,你这回煲得真不错。”

这话是对钱少芬说的,也算是弥补方才当着客人的面对老妻的喝斥了。结果钱少芬皮笑肉不笑:“不是我,是闲丫头带来的人参好。”

林青洋碰了个软钉子,也不为意,举杯去邀长天了。

此时春寒料峭,上了年纪的人也不愿喝冰冷的酒水,因此舅妈很早就温好了黄酒。酒是长天拿出来的,煮的时候加了两根姜丝进去,醇香四溢。林青洋也有些酒量,抿一口就夸好,顺便问宁小闲:“哪里买来的黄酒,味道这样正?”

黄酒的酿造原料很多,这一瓮酒里的稻米采用中州独有的“酒米”,才能酿出来清甜如水偏又甘香芳馥的口感。只这一瓮,在中京要卖到五十两银子的高价。

宁小闲自然不能跟他实话实说,只得敷衍他道,这是回家途中找路边的老农买的。她心里明白,这是舅舅又在旁敲侧击了。

直到酒过三巡,林青洋也没从长天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讯息。这男人彬彬有礼,有问必答,态度虽好,却不露半点口风,陪他喝了几斤黄酒下肚依旧是面不改色,红也不红一点。

这个时候,林青洋也只能暗叹自己老了,不中用了,连酒都喝不过晚辈后生

宁小闲御神录  第1973章 年夜饭

宁小闲自然不知道他心事,只和舅妈、表弟聊问过去两个月发生的事情,又说些小时候的趣闻。偶尔回看长天,这人泰然自若,在异乡也满满的从容不迫。宁小闲知道,这里的东西其实压根儿不合他胃口,除了海货之外,无论是肉食还是蔬果,食之都如同嚼蜡。这是因为本世界的灵气已经枯竭,食物的真味早逝,只能靠烹饪手法勉强弥补,比不得南赡部洲上的食材鲜灵。

不知不沉,夜色就深了。

最后端上来的是一盘生烫珠蚶。这是海生的贝类,形如莲子而扁,壳面似屋顶瓦垄,道道深沟排列得很有规律。这东西虽然小,又要自己手剥,可是拿来下酒的话,味道只能用“妙不可言”四字来形容。华夏各地开发出来的吃法众多,而这里因为邻海的缘故,通常只用最简单最新鲜的吃法――生烫。

莫看就是下水煮过,其实其中也有讲究。首先必用热水下锅,里面加黄酒、盐和姜丝,下洗净的珠蚶一烫而起。烫焯的时间是掐着秒算的,烫得太熟,则蚶壳裂开,肉呈苍黄而干瘪无血,大失原味;如果烫得不够火候,蚶壳不好掀揭,吃起来也略带腥味;真正烫得恰到好处的,壳子轻易就能剥开,露出来里面的血肉殷红,轻轻一嘬就能将整包鲜浆吸进嘴里,鲜而不腥,比什么牛排好吃N倍。

因着血肉的颜色,这东西也在本地也被称为“血蚶”。有些人吃这个,还要以姜酒醋佐之。

宁小闲知道长天不喜手剥,方才的蟹也是连碰都不碰,这时就顺手剥了几个,放到他碗里。

林青洋看在眼里,脸色才从多云转阴,宁小闲就剥了两个,也放进他碗中,笑嘻嘻道:“请用。”

小马P精,还是这么会看人下菜。他哼了一声,心里倒是舒坦多了。

饭毕,桌上的菜肴未尽。

按本地风俗,这一顿饭菜再好吃,盘中菜也必须剩个底儿,并且要留到午夜子时的钟声敲响,才能撤下去,以示来年还有余。

(未完待续。)

黑龙江治疗盆腔炎医院
濮阳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鹰潭治疗睾丸炎医院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是医保医院吗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大概得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