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图什信息网 > 健康

都市之怪医 第26章 找上门的麻烦

发布时间:2019-10-13 00:23:58

都市之怪医 第26章 找上门的麻烦

“这个理由有点勉强,不过我答应了!”

王勃迷迷糊糊,不知言语道。

“啊!不答应?怎么可以……等等,你答应了?”

“对啊!我答应了。”

“你怎么可以答应?”

“什么?难道我不可以答应吗?”

曹璇一脸气愤,脸上表情似笑似怨。

“呃!我的意思是……”

“我不想听你解释!”

“啊!为什么?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

“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意思啊!”

“那个是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意思!”

“你真龌蹉!”

王勃一脸懵逼。

我怎么了?

我怎么龌龊了?

我真是特么冤啊!

大胸妹,你咋就听不懂我说的话呢?

王勃心里码麦啤,自己这真的没有乱想,就是好好感谢请吃饭。

没有其他意思,怎么到头来,还白白的挨骂?

“我懒得解释,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我是争不过你。”

“哈哈!傻子,我逗你玩的。”

“有你这样逗我玩的吗?你差点吓死我了,不知道我这小民,最怕被你们恐吓吗?”

“额!和你开个玩笑,有必要这样吗?”

“美女警花,咱们总共见面才两次,你就和我开这样的玩笑,你觉得合适吗?”

“好吧!别发脾气了,我向你道歉。别生气了好不好?要不我给你追求我的机会?”

“啊!追求你的机会?”

“对啊!你们男人不是都喜欢美女吗?那我这样的你喜欢吗?”

曹璇稍微收敛了一下冰冷气质,不过在这种半冰冷半认真的语气下,又平添了几分魅力。

王勃连忙压住激动的情绪,谁知道这美女警花玩的把戏。

自己还是不要作死,被其戏弄了。

“我是喜欢美女!可是我……”

“停!你不用说了,我拒绝!”

“噗……”

王勃暗道。

我就知道,你丫的没安好心。

算了,唯小人与女子难教也!

自己还是溜之大吉,不对!应该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额!警花同志,你很漂亮,属于难得的极品美女。可是我呢?有自知之明,所以就不敢奢想,也麻烦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您该上班了,我也有事要忙!晚上联系,我还你的钱,再见!”

说完,也不等曹璇回答。

撒丫子就溜了。

曹璇一阵发愣,不是男人都应该看到自己,就如同蜜蜂发现花蜜,围着自己转吗?

这人难道不喜欢女人?

也不对啊!他原来有个骗子媳妇,虽然被骗的团团转。

难道是自己魅力不够?

可是对方已经承认,自己是极品美女行列,那到底是为什么?

至于王勃所说的有自知之明,不敢奢望,早就被曹璇划之脑后。

一个看着自己背影会唾液唾沫的男人,敢说对自己没有一丁点兴趣,打死她也不会相信。

而曹璇之所以出此下策,主要就是试探王勃。

因为他发现,王勃与自己查到的资料,严重不符。

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或多或少都有点自卑,可是在其身上看不到。

最重要的是这人身上,有些极度的自信,换句话说就是感觉有点藐视一切。

当然这主要是王勃获得了系统,知道自己最终会成为神。

才会产生的一种心态,虽然不会轻易表露出来,可是还是被警察身份的曹璇发觉并抓住了。

心态的问题,不是一时半刻就可以控制,这需要一个适应过程。

曹璇试探王勃,不仅仅是好奇一个平凡人,哪来的自信藐视一切。更重要的是试图找寻到,王勃躲避自己,逃避自己背后的秘密。

然而王勃却忘记了,一味地躲避,有时候反而更加容易引起别人注意。

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那么这个女人就会有沦陷的可能。

王勃从财务科凭借条子,领回了自己的两万块钱。

走出警察局,看了看四周。打算去街上转转,看有没有机会完成系统任务。

这时,一辆宝马开了过了,从车上下来了,穿着一身米黄色阿尼玛,休闲服饰的男子。

这个人就是大白通知的田大少,本县首富的儿子田假南。

田假南打开车门,甩了甩发型,以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姿势,站到了王勃面前。

“小子!你很有种啊!”

王勃一脸码麦啤,你丫的谁啊?

谁裤裆拉链没有拉住,放出了你这么个玩意!

“麻痹,你谁呀?”

“呵!你是第一个敢和本少,这么说话的人!”

“是又怎么样?”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又不是你爹,我怎么知道?”

“你,你……本少就是田假南,人称田鸡公子。”

“噗,哈哈,你就是田鸡公子,笑死我了!你不应该叫田鸡,应该叫蛤蟆公子。”

田假南气坏了,对着身旁的跟班小弟贺琮,踹了一脚,大骂道。

“你眼瞎啊!看不到本少被人欺负了,还不赶紧帮忙?”

小弟贺聪一脸懵逼,为啥呢?大少你不踹他,干嘛踹我啊?

“小子!你摊上大事了!”

王勃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一切。

“哦!那你说说,我摊上什么事了?”

“你不知道田大少,没有关系,可是你知道田大少的父亲是谁吗?”

“我为什么要知道,那是你们田大少的爹,又不是我爹。”

小弟贺琮有些迷糊了。

“大少!他说的好像有些道理,人家没必要知道你爹是谁啊!”

田假南一阵气愤,劈头盖脸就是一顿乱打。

打的小弟贺琮抱头怪叫,却不敢躲开。

“大少

!我错了,饶命啊!”

“哼!这次就饶恕掉你的狗命,下次绝不轻饶。”

“是,是!谢谢大少,谢谢大少!”

王勃一阵无语,从来没见过这种活宝。

“小子!你偷笑什么?就让我告诉你我爸是谁!”

王勃看了看背后的警察局,知道这所谓的大少,再厉害也不可能大庭广众之下,在警察局门口动手,也就安心了。

更何况这莫名其妙的跑出来这么个玩意,自己刚好被美女警花怼的心里不畅快。

借此机会不好好戏耍一番对方,岂不是对不起对方的高调出场。

“我管你爸是谁,我不想知道,现在你走吧!我有事要离开了。”

田假南听闻王勃要离开,顿时急了,阻拦道。

“不行!你不许走!我一定要告诉你,我爸是谁!”

德阳整形美容
柳州治疗癫痫病费用
孝感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德阳整形美容费用
柳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