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图什信息网 > 游戏

创世书神 第一章 一命一书

发布时间:2019-09-24 15:57:56

创世书神 第一章 一命一书

“唐晨,念你父亲战死沙场,王国给你一次机会。不过,你已年过十五,开命书有危险,你考虑清楚!”

“妈的,给我往死里打!给一百两还不要,非要开命书,开了你也不过是个明人!敢抢我们少爷风头,我呸!”

“打,别露出马脚,狠狠地打。只要他开不了命书,风头便都是我们少爷的了……”

脑海传来一道道意识,唐晨豁然睁开眼,苍白的脸上渗透着冷汗。

“晨儿,你终于醒了,咳咳……”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四十来岁的消瘦面孔,苍白而又憔悴。喊话间,虚弱的咳嗽着。

唐晨一动不动躺着,双眸迸射着寒光死死盯着帐子,两个拳头牢牢紧握,身子也因为紧绷而颤抖着。

恨意,无奈,绝望……

眼神之中不停变换,唐晨无力的闭上了眼,眼泪不自主的落了下来。

原以为父亲用命换来的这次开命书机会可以让他飞黄腾达,至少能成为一介文人。谁曾想,竟是被人打得差点没命,身子虚弱,内伤严重,如何能开命书?

原本年过十五开命书就已经很危险,如今还被打伤,希望更加渺茫!

“晨儿,咳咳,没事,开不了命书就算了。”唐母在旁轻柔安慰着,“杨家财大势大,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娘,我不甘心!”紧咬着牙,唐晨的眼泪再次汹涌,紧握的拳头却慢慢的松开。

来这个世界整整半年,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开命书然后给母亲治病。可如今,命书开不了,母亲病情却越来越重……

不甘心!

为何上天如此不公,强权压榨,将他父亲俸禄扣押也就算,居然还将最后的开命书机会也剥夺!

凭什么,他们不过是有些钱有些势,凭什么主宰他人命运!

“晨儿……”唐母轻柔的抚摸着他消瘦的脸庞,憔悴的脸上抹上了几分哀伤,眼角也泛起了泪花,“是娘连累了你。”

“娘,我没事。”唐晨擦拭着鼻涕,深深的吸了口气,“迟早有一天,我一定会开命书成文人,给娘报仇!”

“傻孩子,你打不过杨家的。”唐母听着泪珠滚滚而落,消瘦的手颤抖的抚摸着儿子的脸庞,“你爹去了,现在就剩你一人,娘……”

忽而想到了什么,唐母猛的擦拭了眼泪

创世书神  第一章 一命一书

,慌张起身走出。

唐晨微微一怔,并未多想的继续盯着帐子,泪水敲在枕子上,快速渗透,渐渐绽放了一朵不屈的花……

“晨儿,这是你爹留下的。”不一会,唐母忽然慌张的跑了回来,手里多了个红色锦囊。

“你爹走了十年,当初他留下的,娘都忘了。你爹说,若是你要开命书便给你,娘总是忘了。”

看着递过来的锦囊,唐晨眉头微皱,终究还是挣扎坐起的接过。

在唐母注目下,小心翼翼打开了锦囊,里面赫然是一块拇指大的金块。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小金书!

方方正正,左边有些缝线的纹路,赫然便是这个世界的书本模样。

只听唐母在旁念叨:“晨儿,你爹说开命书的时候带上它,希望会大一些。这次的机会是你爹用命换来的,你若真想开命书,去吧。娘没事,娘一个人不怕。”

“娘……”

唐晨抬起头来,喉咙忽而干涩,泪眼模糊的看着跟前的母亲。虽灵魂并非亲生,可是肉体血脉相连,半年来母子相依为命,可谓母子情深。

他很清楚,此行开命书若是失败,体弱多病的母亲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到时……

可是,他只有这次机会了!

颤抖的握紧金色小书,唐晨挣扎的下了床,扑通跪在地上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娘,孩儿不孝。无论如何,孩儿还是要去试一试。娘,您多保重,若是孩儿回不来……”

“傻孩子,一定能回来的,你爹在天上保佑你呢。”母亲欣慰一笑,两行热泪却不自主落下。

唐晨再次重重磕头,不再有任何言语,踉踉跄跄的转身出门。步履蹒跚,看得唐母心疼不已,几欲想要走上前搀扶,却终究忍住了,只是默默淌着泪水看着他渐行渐远……

一炷香后,临安镇镇府邸内。

镇太守杨冲焦急的来回踱步,不时抬头焦急看着门口,随即回头看着坐在凉亭里闭目养神的中年人,急得满头大汗。

忽而,杨冲转头冲着侍卫大喝:“来人,再去传一次,唐晨怎还不来!文儒大人等候多时,他到底要不要开命书!”

“是!”侍卫得了命令,慌忙跑出大门。

而文儒身后的一个肥胖少年,洋洋得意的昂着头,嘴角勾着阴森的笑容。扭过头,冲着一旁家仆低声道:“确定处理干净了?”

“放心吧少爷,他脸上没有任何痕迹,我们就打了他肚子,肯定来不了。”家仆压低了声音应道。

然而,话音刚落,门外围观人群霎时骚动,刚跑出去的侍卫惊喜跑了回来:“大人,唐晨来了,唐晨来了!”

听得叫喊,那肥胖少爷眉头一凛,脸上的笑容霎时僵硬,凶狠的瞪了一眼家仆,吓得家仆低着头慌张后退。

众目睽睽之下,唐晨终于还是走了进来!

双手紧紧撑着六尺多高的木棍,一步一步往前挪,脸色苍白,伴随着他的前行,双腿微微颤抖,如同蹉跎老人,随时都要倒下去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杨冲脸色大变,那闭目养神的文儒也皱眉的睁开眼,双眸迸射着两道寒光。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竟然有人将他打成这样!”

“究竟何人如此胆大包天,明知他今日要开命书,还打成这样,这如何开的了命书!”

“是啊,本来他年过十五就已经够危险,如今居然还被打伤……哎,我们临安镇又少了个文人,真该死……”

大门外,人群肆无忌惮的议论起来,宛若炸开了锅一般。

杨冲只觉脑袋嗡嗡作响,慌忙回头冲着文儒惊恐道:“那大人恕罪,属下也不知怎么回事。这……唐晨,究竟怎么回事?”

唐晨并未回答,咬着牙抓着木棍慢慢往前挪,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肥胖少爷,脸上尽是愤怒。

杨玉宝,终有一日,我唐晨定要你碎尸万段!

扑通!

终究是没能支撑,唐晨双腿发软的坐在了地上,微微喘息,却依旧死死地盯着杨玉宝。

仅仅是为了不让他抢风头,竟要将他打成重伤开不了命书,这是何等狠毒!要知道,开命书乃是成为文人的唯一途径,对于穷苦之人来说,机会可是比登天还难!

“唐晨,你……”

杨冲刚想大喝,那明已然站了起来,低沉道:“既然他受了伤,那算了。本来希望就不大,如今更没有希望。给他一百两,让他回去吧……”

“不,我要开命书!”唐晨竭尽全力大喝,目光落到了那明身上,恳切的请求着,“生死我负,我要开命书!”

开命书,只有开命书才有可能成为强者,才有可能不被人欺压!

“唐晨,你疯了。”杨玉宝不屑的冷笑,“就算开了命书,你也可能只是个明人。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我一样成为白生,搞不好你还会丧命。”

“与你何干?!”唐晨坐着暴喝,“文儒大人,我要开命书!”

语气尤为坚定,震耳欲聋,让整个镇府邸霎时一片死静。

那明眉头微凛,扫了一眼唐晨,冲着杨冲再次摆手,道:“你要开便开吧,生死与我无关。”

杨玉宝脸色微变,慌忙道:“大人,他伤得如此重……”

然而,话没说完,那明忽而扭头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文儒的气势顺势压迫而去,吓得杨玉宝脸色发白的往后退开,满是惊恐。

那可是文儒,整个临安镇最强也不过是文元的杨冲,比文儒弱了一大截!

唐晨低着头重重喘息,死也要死在开命书的过程中!

但见那明慢慢走到了唐晨身旁,上下打量着。唐晨并未抬头,左手抓着木管支撑身子,右手压在心口,感受那硬邦邦的小金书,忽而多了几分安定。

“屏气凝神,好自为之吧。”只听那明淡然声音飘荡耳畔,唐晨赶忙盘腿坐好。

感受到他双手压在头顶,心里忽然有些紧张起来。他现在只有两种结果,成,成为万人敬仰的文人;不成,心胆破裂,死无葬身之地!

忽而,一股暖流从头顶涌动而下,唐晨心神稍定。开命书也不见得有多难有多痛苦,这不……

猛然,腹部传来一阵绞痛,唐晨的神经霎时紧绷,死死地抓着裤腿颤抖着。疼,宛若一只无形的爪子在奋力的拧着,腹部在不停的旋转,肌肉被扭曲而疼痛,让他的冷汗不自主的渗透而出。

噗嗤!

终究是没忍住,喉咙微微如同,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那明眉头紧锁,心头颇为失望,轻声道:“现在放弃还来得及,你伤得太重,若是继续,只怕命书开不成,命都丢了。”

“继续!”紧咬着牙关,唐晨颤抖的应道。

唯一一次机会,他绝对不容许错过!

忍,紧咬牙关,定要挺过去!

不远处看着的杨玉宝不屑轻哼:“早说他开不成,还非要如此。这下,命都没了。”

杨冲也是失望:“哎,本以为今年能出两个文人,看样子不太可能了……”

在场的名望之人均是摇头叹息,唯有杨家之人欣喜异常。如此一来,今天最大的风头便是杨玉宝了!

轰!

唐晨只觉下腹丹田忽然炸开,意识海之中忽然漂浮了一本书。五寸长宽,半寸厚度。

命书终于开了!

然而,还未等他来得及松口气,看到那书本的颜色,心头一凉,竟然是透明!

外面,那明嘴角微微抽搐的松开了手,失望的低头看着唐风的腹部,发出的竟然是透明的光线!

“额,哈哈,竟然是明人,果然是明人,哈哈……”杨玉宝按捺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杨冲等人更是失望,明人便意味着与常人无异,命书无法吸取文才。

转念又想,他能开命书成功已经是奇迹,指望什么?

肆无忌惮的,杨玉宝不屑的轻哼:“哼,早知还不如拿了赏钱,兴许还能过几天好日子!”

话音未落,却见唐晨忽然一动,那明骇然的往后退开,两眼瞪大。

因为唐晨腹部发出透明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金光闪闪,格外耀眼……

重庆癫痫病医院
辽阳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乌海男科医院哪家好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在哪儿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可靠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