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图什信息网 > 美食

零剑星之刻 第六百四十六章 斩杀上帝的禁器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6:32

零剑星之刻 第六百四十六章 斩杀上帝的禁器

墓碑旁的空间似乎被什么东西撕裂了一样,从那里传来了躁动的魔法,那些魔力仿佛几千年没有呼吸过空气似的拼命向外涌出,这些腐朽的魔力气息带来了一扇不知通往何处的大门,里面大概就是兰所说的通晓古今的书架了。请大家看最全!

兰拿起权杖,朝着大门上的一处凹痕轻敲了一下,那门随之打开,里面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见。突然之间,黑暗之中慢慢透出一股莹绿,那绿光渐渐放大,显得极其诡异。

“进来吧。”在星寒愣神之际,兰已经走进了那片黑暗的空间。

“哦。”他应了一声后也跟着走了进去,这里没有回头路,在两人进到大门后,墓碑旁的空间便自动还原,根本看不出刚才存在过什么的迹象。

“不用着急,我现在是埃尔里兰卡的王,只要找到你想要的东西权杖就会送我们离开。”兰的权杖听起来很万能,而事实也正是如此,似乎是感应到了权杖的存在,这里的灯光突然亮了起来。

这里是一座充满了古代气息的图书馆,周围被虚空包围着,也就是说这地方正漂浮在人们无法触及的地方,只有魔力到了一定级别的魔导师才能够随意进入这种虚空,而他们也不一定能够定位图书馆的精确位置。

兰推开图书馆的门,她应该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对周围的环境并不熟悉。

“那么多的书要怎么才能知道哪里是存放哪种资料的啊?”兰顿时傻了眼,面对着这些书海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是在这里把它们全部看一遍的话没有几十年是不可能的!

“怪不得叫通晓古今的书架……”

“哦?”房间的尽头响起一个年迈的声音,把两人吓了一跳,“还以为这里不会有人再来了,这次竟然是两个孩子吗?喂,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星寒和兰走向房间尽头,那里的书桌前正坐着一名面色铁青的老人,他的胡子至少有一米多长,两条眉毛也垂到了肩膀的位置。

“您是?”兰看着老人问道,她可没听说这里还有其他人。

“我是这座图书馆的管理员,费德默德?莫拉,虚空的守护者。”

“虚空的守护者?”

“好了,现在该告诉我你们到这里的原因了,那个权杖,你是王吗?”费德默德突然看见了兰手里握着的权杖,他闭上眼,而后又突然睁开,他似乎更加确信兰的身份,“到了第四代了啊,这次的王竟然这样年轻,不过你很有实力,告诉我你们想找什么,我会帮你们找到。”

“费德默德先生,能请您帮我找一下关于魔之翼的资料吗?”星寒问道。

费德默德凑近过去,仔细端详了一下星寒,道:“我刚才在史册里见到过你的名字,星寒,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为什么放弃王位?”

“啊?”星寒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费德默德的意思,愣了很长时间才回过神,“因为有比我更适合王的人,比起我,她才是更加被人们所信赖的王。”

“呵,有意思,在我见过的人当中,你是第一个没有打算争夺王位的人。也好,至少让我知道自己在帮谁。”费德默德回到书桌前,展开他庞大的魔力,那些魔力就像是几只大手一样,迅速没入了那些书架之中。

许久,几本不是很厚的书被搬到了书桌上,这里的书都很大,里面的一个字几乎有手掌那么大,而这本书也是和真人等比的。

“年轻人,你确定要去看这里面的故事吗?”费德默德突然按住了星寒刚刚掀起一点的书页问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想要知道这些事情,但是我劝你最好不要去碰那个叫魔之翼的禁器。”

星寒沉默了一会儿,坚定地点了点头,他想要知道魔之翼之前到底被做过什么。

“既然你已经下定了决心,就在这里好好看吧,这个位子留给你,如果之后没什么事的话就不用再找我了。”费德默德站起身,慢慢走向远处,最终消失在另一扇门的位置。

三千年前的一个夜晚,一切都很平常,在埃尔里兰卡还叫虚无间狱并还是一个普通国家的时候,天空中突然间电闪雷鸣,人们以为是暴风雨的前兆,但这段雷声过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在边界的一片小树林里多出了一些烧焦味和一个衣不蔽体的女孩。

恰好有一名科学家住在这片大陆的边缘,他很少去城市之中,他喜欢独自一人在偏僻的地方研究魔法与其他有趣的现象。

“咔嚓!”

听到雷声的男人很快关上了窗户,为了防止意外,他将所有电器停了下来,点燃了一盏油灯继续着他的实验。

“很长时间没有下过雨了啊。”男人推了推眼镜,在他的记录本上写下了一串数字。

烧焦的味道从门缝中传入他的鼻腔,他似乎非常不喜欢这股难闻的气味,于是打算去看看外面什么地方着火了,这地方终年干燥,一道雷说不定就把什么引燃了,可不能让那些火苗烧了自己的房子。

男人顺着气味来到了房屋后的树林,这地方要是燃起来恐怕大雨都扑不灭,他必须趁着事情还没有进入严重时期根除那些火源。

带上一只装满了清水的水桶,男人走进了树林。

焦味越来越大,男人下意识地打湿了袖口,用它捂住自己的口鼻。

一直走了大约两分钟,男人手里的水桶突然掉在了地上,里面的水因为冲击的原因洒出来了一大截。

再被烧焦的树干下趴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孩,她有着黑又长的漂亮头发,白皙的脸蛋非常清秀,她的身体正一上一下地起伏着,好像还有气息。

“哗――”

男人用水桶中剩下的水围着烧焦的树干浇了个严实,以免根部再有什么火种蔓延到其他地方

。而就在他扑灭了火源后,一道闪电划过,他也不知道激发了什么奇怪的能力,拎起水桶砸向了那道落下的雷。

“轰隆――”

木制水桶被打成碎片,男人毫发无损,他咽了口唾沫,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有什么奇怪的力量拉扯住自己的手拎起了桶子砸向闪电。这压根就不是常人能够办到的事情,因为闪电的速度起码要比人类快上数倍,就算烧坏反应神经可能也追不上。

“戈恩?塔斯莫干……”女孩的口中突然念出了男人的名字,他吓了一大跳,连忙后退到其他树干盯着趴在地上的女孩。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名叫戈恩的男人吓得连眼镜都掉下来一大截,他也没有把镜框扶上去的意思,就这样一遍又一遍的问着问题,女孩不回答,他就再问一遍。直到问了十多遍后,女孩彻底没了动静,他壮起胆子慢慢靠近过去。

“赫拉?墨尔珂丽丝。”女孩突然又冒出一句话,把戈恩再次吓了一跳,但有了之前的惊吓,这种方式似乎不是那么奏效了,这个女孩好像很普通,还是弄清楚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比较好。

戈恩试着蹲在女孩身前,小声问道:“刚才的是你的名字吗?”

女孩轻微地点了点头,她的身体好像暂时动不了,不知道是不是被闪电击中了。

“你的家在哪里?要我送你回去吗?”戈恩伸出手扶起女孩,发现她的胸口好像有着一个黑色的印记,那形状很像自己研究的魔法铭文,但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女孩睁着红色的双眸看着戈恩,摇头道:“我没有家,不过我决定了,戈恩?塔斯莫干,从今往后你是我的祈订者了。”

“祈订者?是什么东西?”戈恩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于是问道。

“就是和我签订契约成为我的主人,但是必须要让我借宿在你的体内,把你的魔力源分给我就好。”女孩笑了笑说道。

“魔力源?难不成……”戈恩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恐怕不是人类,说不定是什么魔法道具或是偶然之间路过这里的精灵,虽然不太想有人打扰他的实验,但是看着这家伙似乎也没有什么地方能去,她的身上又没有什么衣服,拒绝下来有些不尽人意。

“我知道了,既然我是你的主人,你就能帮到我一些事情吧?”戈恩想到自己还缺少一个助手,于是打算聘用这女孩,报酬就是让她借宿在自己这里。

“我什么都可以帮你做,不过每天都要给我充足的魔力源补给。”

就这样,戈恩把不明身份的女孩带回了家,那女孩出奇的勤快,很快便把戈恩如同猪圈一样的房子打扫的很干净。

“珂丽丝,那个,我这样叫你可以吗?”戈恩惊讶地看着自己焕然一新的房子问道。

“可以,因为你是我的主人,不管你起了什么奇怪的名字我都会接受的。”

“对了,那天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戈恩今天很闲,实验因为外面下雨的缘故没法去购买,只能在房子里等到雨停,自从收留了女孩,房子里的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起来。

“知晓汝真名是我们禁器的权利。”

“禁器?”

“哦,这些天戈恩一直都在实验室里,我还没有来得及介绍自己。”女孩梳理了一下长发,认真道:“我的名字是赫拉?墨尔珂丽丝,禁器名为――魔之翼,是斩杀上帝的禁器哟~”

宣城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定西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龙岩治疗早泄医院
宣城治疗牛皮癣费用
东营白斑疯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